栏目导航

欢迎神码堂
青年汽车破产 其实庞老板的结局早已写好本港台
发表时间:2019-11-19

  在宣告破产之前,青年汽车已诉讼缠身。老板庞青年从2014年起21次成为“老赖”,且不乏与地方政府旗下投资机构的纠纷。

  庞青年一手打造的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青年汽车”)已于上个月正式完成破产程序。

  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因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青年汽车破产程序。 青年汽车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435080.96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青年汽车由浙江商人庞青年成立,下设商用车、乘用车和汽车部件三大板块,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高调宣布公司生产出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 2019年5月23日因《南阳日报》一篇充满争议的报道让名不见经传的青年汽车饱受争议,其宣传的“水氢车”技术也成为众矢之的。

  在宣告破产之前,青年汽车已经诉讼缠身。 公开信息显示,青年汽车涉及诉讼达105起,25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除此之外,投中网发现,青年汽车背后的庞青年从2014年起开始成为“老赖”,失信行为多达21次,且众多失信行为中不乏与地方政府旗下投资机构纠纷。

  青年汽车的前身为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客运大巴及公交车生产,曾为北京两会提供大巴车。

  庞青年是浙江台州人。 1995年,庞青年与北京的北方车辆制造厂合资,参股70%成立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彼时庞青年认为合资的形式难以放开手脚,第二年即2000年,他出售900多万买下了剩下的30%股权,新组建了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

  2004年,庞青年开始进入轿车市场。 这一年,他与贵州航空工业签订协议,通过收购贵航旗下的云雀轿车获得轿车生产资质。 随后,他又通过与英国莲花汽车的母公司马来西亚宝腾汽车在乘用车技术上的合作,推出“青年莲花”品牌,开始向市场上投放了包括竞速、竞悦、L3、L5在内的4款车型。

  2009年,庞青年公开表示将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139,总投资计划444亿元。

  而真正使庞青年和青年汽车名声大噪的是一篇发表于2019年5月《南阳日报》的文章,文中着重鼓吹了青年汽车的“水氢汽车”,引来一片哗然。 在后续带领媒体探访水氢汽车生产时,庞青年又语出惊人,称发动机排出的水能喝,加深了市场对于“水氢汽车”的质疑。

  事实上,早在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就在浙江金华总部发布了首辆水氢燃料车。 彼时,有关媒体还发布了题为“青年汽车首辆水氢燃料汽车亮相续航里程500公里”的报道。 根据该报道,庞青年当时表示,水氢燃料汽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即可通过催化剂进行化学反应产生氢气,续航超过500公里。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正式宣告破产不久之前,青年汽车刚获得一笔1.18亿补贴。

  根据工信部10月公示文件显示,青年汽车2017年度申报补贴的车辆数量总数为549辆,企业接收的补助资金为1.18亿元。 就在半年以前,青年汽车才因为报批的343辆新能源汽车达不到补贴标准,险些颗粒无收。

  2018年9月,国家工信部曾对于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申报企业进行初审,青年汽车申请的343辆新能源汽车因累计里程不足2万公里,经过核定,不能计入补贴名录(即被“核减”)。 2019年4月,《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补充)清算审核终审车辆信息表》的终审版本被公布,在此次的版本中,因累计里程仍未满2万公里,青年汽车申请的343辆新能源汽车依然未能改变被核减的事实。

  电动汽车观察家邱锴俊告诉投中网,如果企业报批的新能源汽车因为累计行驶里程不足被核减,下一次报批之前满足了里程需求,可以以同一批车再次报批。 补贴申报有周期,由主管部门向企业下发通知,但每年可申报次数并无定例。

  投中网查询发现,青年汽车此次接受新能源汽车补助的公司为其旗下核心车企“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而获补车辆型号皆为纯电动客车及公交车,储能装置属于磷酸铁锂电池。

  与外界的质疑不同,此次青年汽车获补的车辆中并无水氢汽车,也没有使用氢燃料电池的电动车。 邱锴俊告诉投中网,氢燃料电池车、纯电动车和插电混动属于并称,既然本次青年汽车的受补贴车型属于纯电动车,就不会是氢燃料电池车。 他同时表示,氢燃料电池车也要用电池,俗称电电混动。 就客车动力电池来说,磷酸铁锂是最普遍的。

  青年汽车在2017年曾有骗补前科,也因此曾被暂停申报新能源车型资质。 2017年2月,工信部曾因为青年汽车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的的245辆新能源汽车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对青年汽车作出处罚。

  用“水氢汽车”撬动南阳政府投资,或与庞青年在政商关系上长袖善舞的特点密不可分。 投中网梳理发现,庞青年获得的政府支持或合作远不止南阳。

  比如,庞青年的老家浙江,就给予了青年汽车从舆论到资金的一系列支持。 2018年5月,浙江省科技厅公示显示,青年汽车向浙江省申请了343辆新能源车补贴,共计约7418万元。 但在浙江省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评审会后,青年汽车实际获得补助的新能源车数量为350台,获得补助7568余万元。

  庞青年因“水氢汽车”备受质疑时,浙江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陈洪曾接受多家媒体采访表示: “不管他人怎样,他努力做这个事。 我觉得没有什么可骂的。 ”

  而江苏如皋市也曾有与庞青年合作的传闻。 2017年4月,庞青年曾公开表示,2016年8月成立的如皋新能源产业基金将持有青年汽车30%的股权。 通过公开可信数据,投中网发现,庞青年提到的如皋新能源产业基金或指向一只名为“如皋中融锦时产业投资发展基金中心”的基金。 如皋市人民政府间接持有该基金30%股份。

  但投中网未能查询到如皋中融锦时产业投资发展基金中心对青年汽车的投资事件。 且该基金已经在2019年8月申请了简易注销,因为营业执照丢失,目前正在进行营业执照作废声明。 投中网未能联系到该基金相关人士对庞青年所称的投资予以述评。

  除此之外,庞青年的儿子庞浩亮实际控制的南通百应能源有限公司,则有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参与,该管委会间接持有这家公司11.22%股份。

  但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此前与庞青年合作的政府投资机构曾不止一次与之发生纠纷。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5年10月,庞青年因“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再次成为老赖,原告方则是泰安开发区泰山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穿透股权,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安管理委员会。

  而此前还有媒体报道,青年汽车曾在宁夏石嘴山市和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以投资建厂为名获得矿产资源,并迅速转手卖出套现。 《华夏时报》曾就此事采访一位宁夏石嘴山市的一位正处级官员,对方直言: “我们的评价是,政府遭遇了一场骗局,对手的能力太强,我们感觉受骗,但又无法维权,只有吃哑巴亏。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